夏知否

一四年的夏天遇见你,冬天离开你。

生命是张储蓄卡,从七月到十二月,不长不短的半年时光,就在我们彼此的账户中悄然扣除。


初来乍到的你,小小的一团,毛都没长齐,精力却出奇地旺盛。

你咬坏我的布衣柜,挠烂我的地垫,打翻奶粉又把猫砂刨得满屋都是——

那时的我被你气得脑仁儿疼。

可在你被接走一周后的今天,我却开始想念你毛茸茸的小爪子踩在胸口的触感,想念你滴溜溜的圆眼睛映出万物的剔透,想念你陶陶然的呼噜声轻叩耳朵的慵懒。

你的首席监护人给你取名为“太子”,因为“狸猫换太子”。我有段时间偏要喊你“奥利奥”,你的毛色实在太像某种饼干。后来自以为高大上地将你命名为“煤球·奥利奥·薛定谔”——虽然这么长的名字只有我一个人记得。

小小的你像发酵的面包一样,越来越胖。我以为是毛发太蓬松才显得丰满,结果给你洗澡的时候发现你是“死壮”,不是“虚胖”。

希望你以后也不要瘦啊,要永远无忧无虑地过好猫生。


评论
热度(1)

蹩脚的吟游诗人。

© 夏知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