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xroll

一个人在拉面刀削面一条街吃了晚饭。
还是寒假里和萱子一起去的那家。
那天雪下得好大啊。看完电影回来已经打不到车了。
我们就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大街小巷,去吃他们家的拉面。
吃了两口辣得嘴唇红红的,又让摊主帮忙换了清汤。
西游伏妖篇很好看,拉面也很美味,唯一让我觉得遗憾的是萱子的不专心:无论何时都在跟她男朋友发微信。
真是跨国也不忘虐狗。
现在我又来吃他们家吃拉面啦,不过这次就算辣得流泪也坚持吃光了,没有换汤。

她说:“我要出走去世故的地方了。”

在不落雨的日子里,

她的眼睛有世界上最小的流水。

蝴蝶驾舟而下,去唇畔试飞;

光阴因天真而离群。

可是白昼又热又美。

她说:“我要出走去世故的地方了。”

——黑金雨

好久没有来博客啦,今天一时心血来潮,记录一下。

两年以前的我是肯定不会想到过上现在这种生活的。

那时的我多么极端啊,像是一团誓死燃尽的火,又像是电影里的大反派,开枪后永不回头。

现在的我,过上了一定会被过去的我鄙视的日子,在父母身边,在从小最想逃离的地方,做着简单乏味的工作。

没有去流浪,也没有几经磨难浴火重生之类的情节,就像这个国度千千万万庸庸碌碌的咸鱼一样,过着温水般的人生。

比如——

一位女同事向我...

下午的天空很蓝。

疲惫的时候,愤懑的时候,委屈的时候,只消一抬头,就能望见天空,阴郁的情绪也便一扫而空。

因为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天空一直都在,对任何人都是那么公平。

广袤无垠,亘古不变。

《芥子园画谱》第四卷:人物。

眼睛和嘴唇的画法。

《方广大庄严经》说佛陀“目净修广,如青莲花,唇色赤好,如频婆果。”

想来也是美妙。

温柔

晚饭时跟妈妈聊天,以开玩笑的语气讲小时候是如何在没妈的情况下健康长大的,就讲到一次下雨天被胡同里没拴好的狗扑倒的事。

当时我读小学一年级,跟爸爸和爷爷一处,住在深深的巷弄里。

那天放学后,我一个人往家走,路过拐角一户人家时听到疯狂的犬吠,握着伞柄的手紧了紧,不由加快了脚步。可还是来不及,来不及避开这场无妄的灾祸。

身后的大狗呼啸而来,我怕激怒它,只得硬着头皮把步子放缓。爪子刨地的声音节奏极快,它显然兴奋极了。所幸它只是从后面把我撞翻在地。

我吓坏了,等它跑开后才慢慢从泥水里爬起来,雨伞也忘记拾。

哭哭啼啼回到家,爸爸还没下班,家里人嫌我年纪小不放心我拿钥匙,大门又锁着,我只好等在雨里...

孤独的男人适合搅基

fm简直是汪峰专场,《北京 北京》《春天里》一首接一首。听着听着不觉陷入思考。

私以为,歌词里的主角——这种才华横溢又怀着巨大痛苦的男人——根本不适合娶妻生子养儿育女。

就算称她们为“心爱的她”、“小公主”,这男人内心也还是踽踽独行于世的(“悄然离去”),从家人那里也根本找不到归属感(”老无所依“)。

在这种情况下,放弃梦想回归平淡除了让自己痛苦,对妻儿也是极不负责的。

肯定会有人觉得,有车有房陪他们说说话,夫复何求啊贪婪的家伙!

可是妻儿对”父亲“的角色期待也有灵魂层次上的诉求啊口胡!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思想有内涵有精神需要啊喂!

这种男人在家庭里必然是无法专心的,还会产...

曾有一滴水,炙腾如大海。

【旧作】清笛客

清笛客,长歌一阙荡碧落。

烟花飞去怎堪剪,孤钟自鸣不须和。

断剑偏作凌云舞,陈纸尚可书乱墨。

浮生一梦枕黄粱,逆旅半宿醉南柯。

朝在江南弄烟雨,暮至塞北向大漠。

章律礼法缚手足,诗书教义太偏颇。

醒时横笛竹林栖,醉罢拂衣红尘过。

醍醐灌顶临渊悟,招摇闹市当街呵。

四海绝迹萍影踪,三生不食人间火。


P.S.不小心翻出的旧作,见笑了!真没想到我还有这么中二的时候………………虽然现在回头看看感到很羞耻,但是依然忍不住对自己会心一笑网开一面,时光过境啊~~各种不成熟,却也带着今日难再有的洒脱。贴出来的原因无它,人越老就越容易为回忆所溺,小盆友们以后就明白了╮(╯▽╰)╭

养兔心得

大二那年寒假,上街赶集归来的爷爷带回一对儿兔崽子,活像两个雪团子,往我怀里一塞:“养着玩儿吧!”于是整个寒假我都在为这俩兔崽子当牛做马、忙前忙后,偏还不亦乐乎。闲时回顾昨日种种,不禁开怀,遂得此篇,以供后来之人品题。

先是窝棚。
彼时兔子尚小,问母亲讨要了一个纸箱子并些许碎布条,随随便便就把兔子安置起来了。
后来发现,懒兔屎尿多,不多时纸箱子就糊不起来了。不得已,把年下时兴走亲戚串门子常备的盒装龙眼的盒子给腾了出来。那盒子有鞋盒般大小,是一种结实的白色塑料做的,于是再也不用担心大水冲了兔子窝了。
然这新窝虽有这层好处,却也有坏处。
大约是为了展览原本所盛的龙眼的品质好坏,这塑料盒子乃是镂空的...

大一开学军训,傍晚时分训练结束的时候,有个短发帅气的女生坐在足球场的草坪上弹吉他,简单的音调缓缓流淌,正是《天空之城》,周围的同学三五成群地坐在一旁侧耳倾听,一时间气氛静谧安恬。我远远地看着落日和她,心如鹿撞。

后来我知道了她叫W,喜欢ACG,喜欢金庸。

我努力地走出自己封闭的小世界,想要去靠近她。

近一点,再近一点。

终于,有了一起去餐厅吃饭的契机,有了在我的床铺上彻夜玩三国杀的经历,有了同看《白夜行》之后一边洗衣服一边讨论的时光……

绝非黏腻,清淡如水。

后来有一天,我假装不经意地问起她:“你吉它弹得不错诶?”

她很诧异:“我的确想学吉它,但是还不会弹呀。”

我心里咯噔一下...

蹩脚的吟游诗人。

© foxro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