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知否

她说:“我要出走去世故的地方了。”

在不落雨的日子里,

她的眼睛有世界上最小的流水。

蝴蝶驾舟而下,去唇畔试飞;

光阴因天真而离群。

可是白昼又热又美。

她说:“我要出走去世故的地方了。”

——黑金雨

好久没有来博客啦,今天一时心血来潮,记录一下。

两年以前的我是肯定不会想到过上现在这种生活的。

那时的我多么极端啊,像是一团誓死燃尽的火,又像是电影里的大反派,开枪后永不回头。

现在的我,过上了一定会被过去的我鄙视的日子,在父母身边,在从小最想逃离的地方,做着简单乏味的工作。

没有去流浪,也没有几经磨难浴火重生之类的情节,就像这个国度千千万万庸庸碌碌的咸鱼一样,过着温水般的人生。

比如——

一位女同事向我倾诉自己的心事:我可能得了抑郁症。

旁人眼中的她,三十多岁就是单位领导班子的骨干,儿女双全夫妻和睦,与抑郁二字根本沾不上边。

可是这样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的她却说,我可能得了抑郁症。

她已经持续失眠两个月了,静静地坐着的时候就会毫无征兆地泪流满面,再没有叫上三五好友逛街、美容、猎美食的心情, 上周女儿模拟考成绩进入年级前百名的喜讯也只让她慰藉了一小会儿,就连以前稍微感到一丁点儿委屈就飞回父母身边做他们永远的小女儿的习惯也难以为继。

总是觉得不平。她说在外人看来,都是她老公在做生意挣钱养家,可事实上这么多年一直是她在苦心经营,但牵涉到老公的尊严问题她不便多说,而真正让她无法忍受的是,她经历了这么多风浪已经成熟了很多,可她老公却没有成长,做一件事从来是拖泥带水不得要领,从来不能让她放心地把事情丢给他。

她评价她老公是个生活上无微不至地关心她的人,是个好人,对于这种好人,她不是不喜欢,而是不能容忍。

她现在更需要一个能够给她依靠的人。她不想再做女强人了,只想小鸟依人地猫身在爱人怀里酣然旁观。

她直言不讳道,如果自己身边出现了这么一个人——一个万事在握稳如泰山有着成熟魅力的男性——她和老公的感情有很大的可能会破裂。

她说心里很清楚继续这样下去情况会很不好,可是控制不了。

……

两年前的我大约会很不耐烦这样的话题和故事吧,可能会觉得这真“中年妇女”,可是现在的我反而觉得,这就是真实。

由零零总总的烦恼和欲望交织上演,不再是故纸堆里的轻盈尘埃,反透出一股子呛人的土腥味儿。

评论

蹩脚的吟游诗人。

© 夏知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