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知否

笑杀愁(6)

“你可知道,道家有一套和合双修的法门?”伴随着低语如咒,房中唯一的油灯也应声而灭,黑暗无边漫延。

陆展元脊背发冷,如坠深渊。

李莫愁看她脸色发白,知道是被唬住了,竟觉得有趣。这一路她可都是精力充沛得很——跟踪时的不依不饶,算计时的杀伐果断,甚或那一丝丝亏欠之意,都被他看在眼里——何曾露出过这副荏弱的样子?到底是女儿家,有些害怕了吧。

“知道怕了?早干嘛去了?”再开口时不自觉放软了语气。

陆展元不敢置信地睁开眼,望见李莫愁眸光里一片柔和,哪里有半分方才的阴险刻薄?

李莫愁看着她呆呆傻傻的样子,展颜一笑,屈起食指刮在少女挺翘的鼻梁上:“还真不经吓,胆子这么小,当初怎么就敢招惹我了?”

“啪!”陆展元反应过来后,扬起纤纤素手就是一个巴掌赏了过去。

“你!”李莫愁捂着脸,瞪大了眼睛。

“你什么你!快还我衣服啊登徒子!”陆展元双手环胸骂道。

李莫愁悻悻,把远远丢开的衣物都拾了回来。

“转过去!不许偷看!”陆展元抱着衣裳命道。

李莫愁依言转身,口中咕哝:“该看的都看过了,有什么好遮掩的……”

“你还说!”陆展元手忙脚乱地穿着衣服,又急又气。急的是从来不曾觉得衣裙穿起来这般繁琐,气的是眼前人浑然不把女儿家的清白放在眼里,竟然还这般言语轻薄。

一阵悉悉索索之后,陆展元满面通红地站在李莫愁面前:“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想要怎样?耍着我玩儿很有趣是不是?很有成就感是不是?今天我就跟你撕破脸皮了,要杀要剐痛快些,姑奶奶奉陪到底!”

“啪!”还没反应过来,李莫愁抬手就是与少女合掌一击:“好!你自己说的啊,不许反悔啊,你要奉陪到底的啊,要一直跟在我身边的啊!”

“……”少女愣了,自己方才说的话明明不是这么个意思啊,怎么到他嘴边就成了生死相随的诺言了……

有些窘迫地缩回手,陆展元强自镇定道:“姑奶奶我饿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2)
热度(1)

蹩脚的吟游诗人。

© 夏知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