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知否

笑杀愁(4)

不知不觉间,二人行至闹市处,入目皆是摊铺林立,人声鼎沸,好一派祥和景致。

陆展元忽然抬手指着不远处人群聚集的街心,一手拽着李莫愁的袖子道:“哎哎?那边好热闹,我们去看看!”

李莫愁顺着她的力道走了过去。

“走一走,瞧一瞧啊!这可是千年难遇的羊脂白玉雕成的,木石斋的挑梁师傅林大成执刀,有价无市啊!”一个敲着黄铜罗的中年大汉扯着嗓子在人群深处喊道。

陆展元朝空地上那方铺着红绸的案台上一看,一枚温润剔透的玉簪正盛在一方锦盒里向众人展示着,簪身笔直通透,簪尾雕着几朵零落有致的六瓣桃花,清艳雅致,雕工浑然天成,玉质莹润细腻,绝非凡品。这等市井之地竟也有如此宝物。

李莫愁看见少女那副三魂去了七魄的样子,笑问:“你想要那簪子?”

陆展元不住点头,眼含期待。

李莫愁上前对那敲锣的大汉道:“这簪子我要了。”

那人却道:“这位道长,咱们这簪子不是拿来换钱的,但凡玉器都讲究个缘法,道长既然看中这簪子,不妨挣上一挣。”

李莫愁来了兴致:“怎么个挣法?”

那人抬手一指道:“道长且看那高台上的绣球,只要道长封住武功,再和其他参赛者一同角逐,一炷香之内,抢得绣球的人,便是这玉簪的有缘人。”

李莫愁爽快道:“好!”

陆展元在一旁一把扯住了他的袖子,目含担忧地望着他。

李莫愁见她这么紧张自己,一时逗弄心起,促狭道:“都说‘舍命陪君子’,我这回算是‘舍命为红颜’咯。”

陆展元却丝毫不见羞态,仍是固执地攥着他的袖子,眼神复杂难言,心中天人交战:“他虽视人命为草芥,对我却是百般宽容偏袒,此番,真的要陷他于危难么……”

李莫愁俯身在她耳边低沉道:“放心,你们这些伎俩,还伤不到我。”

陆展元瞳孔一缩,刚要张口,腰间骤然一麻,四肢顿时动弹不得,竟是被李莫愁封了穴道!

这番动作隐蔽而迅速,旁边的人丝毫未觉,只看见李莫愁对陆展元一番安抚便抽出了袍袖。

众目睽睽之下,李莫愁在周身几处大穴急点,真的封住了武功。

之前敲锣的大汉眼神一闪,猱身扑了过去,指掌间尽是毙命的招数。

像是一个信号,一人动而众人动,围观的“无害百姓”顷刻间便换上一副狰狞表情,各式武器,暗器毒药,无所不用其极。

李莫愁看见这副阵仗,勾唇一笑自嘲道:“原来贫道身价如此之高,竟值得你们费恁多心思大动干戈。”

有人见不得他这副无所谓的样子,高声道:“妖道休要猖狂!武功是你自己封住的,这回你是插翅难飞!”

李莫愁懒懒撇了那人一眼,缓缓道:“是谁告诉你们,没有武功,贫道就收拾不了你们这帮蠢货了?”

那隔着众人远远的一眼,让陆展元觉察出极危险的意味。

To Be Continued…

评论

蹩脚的吟游诗人。

© 夏知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