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知否

笑杀愁(2)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

渊兮似万物之宗。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湛兮似或存。……”

纷纷扬扬的桃花飘落如雪,点染眉睫,一身深紫道袍的男子似是未觉,犹自闭目蹙眉,口中喃喃。

“……天之道,利而不害。

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最后一语道破间,男子似从梦魇中惊醒一般,猛然睁开双目!本是貌若冰雪清冷的面容,霎时变得浓艳诡谲正邪难辨,而造成这等变化的那一双眼睛,似是吸纳了世间万物——道不明的红尘沉沦、悟不透的三清大道,仿若尽付其中——使人一望皆空,妙不可言。真真是阖眼如仙,开眼如魔。

“小师弟啊,是你自己非要跟着师父窝在古墓里长蘑菇,别怪师兄不带你,呵,这万丈软红,花花世界,就由师兄我,替你看个遍吧。”男子勾唇一笑,步履翩然间便远去了,唯余一角深紫色衣袍明灭飘摇。

而原地,桃树上云蒸霞蔚的灼灼桃花之间,忽然露出个小脑袋,看那娇俏的容颜,分明就是陆家庄的大小姐陆展元!

“嘻嘻,臭道士,长得倒是好看,姑奶奶我一定要用你的道袍绣帕子!”少女一缕长发在指间绕啊绕,咯咯地笑了起来,桃花倾泻如雨,一时间,人面桃花相映红。


那深紫道袍的男子,正是叛出师门的赤练道长,李莫愁。

三月的江南任是昼长夜短,也渐渐暮色四合,华灯初上。李莫愁走进临江的一家酒楼,在二楼靠窗的座位上,拂尘一扫,堪堪入座。

“小二,你们店里有什么好酒好菜都给我上来!”声音确是低沉悦耳,嗓门太大未免粗鲁,与精致华美的容颜十分不符。

“这位道长,您就一个人,小店里酒菜种类繁多,都端上来您也吃不完啊……”

正要如往常那样来一句“道爷我有的是银子”打断小二的絮叨规劝,却听得一个娇美的声音先他一步道:“他一个人吃不完,我来帮他一起吃呗!”

下一瞬,一个白色的身影在桌对面入座,少女枕着下巴笑吟吟地看他。

小二以为二人相识,自是领命去了,留下李莫愁与这凭空冒出来的白衣少女两两相看。

“呵,你追了我一路,我还以为你要一直躲下去呢。怎么,这就没耐性了?”李莫愁缓缓转动手中的瓷杯,垂眸不去看她。

“原来你都知道啦,那居然还能一直不动声色……在下佩服,佩服。”少女脸一红,嘟着嘴,夸张地拱了拱手。

李莫愁猛然抬眼,满目厉色:“少跟我来这套!赤练道长的名号想必你也知晓,贫道绝非善类,小姑娘家家的,见了血可就不太好了。”

少女暗自咋舌,心想这个人发起脾气来还真是可怕,口中却道:“你怎么动不动就凶人家啊?我只是想问你,那天在明月崖上吹的是什么曲子!这几天跟在你后面,你又走那么快,我连饭都吃不饱、觉都睡不好,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出来问你,你就那么凶……”这一番话半真半假,想到自己放着锦衣玉食不去享受,反倒风尘仆仆地跟着这么危险的人物东奔西走,当真嘤嘤地哭了起来。

李莫愁登时瞪大了双眼。他自小长在古墓,与师父师弟习武相伴,平素听闻的都是打落牙齿也要和血吞的道理,哪里见过女孩子梨花带雨的阵仗!再看这少女衣衫虽仍干净,但发髻已然松散垂堕,仿若初醒,虽说别有一番风味,却也难掩风尘倦惰,看来真是累坏了。而自己刚刚……似乎……真的有那么一点……言辞锋利了……

“哎,哎,你、你别哭啊!”李莫愁见那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迸落不停,一时愧疚满怀,这种酸酸胀胀的滋味,以前可是不曾有过。

少女见这招凑效,哪肯轻易罢休,哭得更厉害了。

李莫愁险些把拂尘上的麈尾薅光了,急得不行。忽然灵光一闪,从袖中取出一管碧玉笛,施然吹了起来,正是那日在明月崖上的一曲。

少女被这笛声吸引了注意力,哭声渐渐止了,看着李莫愁闭目吹笛的模样,心神一片安宁。

一曲罢,李莫愁放下玉笛,觑向她:“不哭了?”

少女摇摇头,拿那双刚被泪水洗过的晶亮眸子看他一眼,复又低下头问道:“这是什么曲子?”

李莫愁亦是摇头:“小时候师父教的,不知道什么名字。”

少女顿时满面失望,忽复满面欢喜:“你教我好不好?”

“哎,我说你到底谁家的姑娘啊?难道不应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天不是琴棋书画就是绣花么?哪儿来的功夫跟着我那么久、还要我教你吹笛子啊?”李莫愁无奈皱眉道。

少女嘻嘻笑道:“我叫陆展元,展翅高飞的展,开国元勋的元。至于你说的那些琴棋书画和绣花啊,我都会,可是太无聊了,所以我就跑出来咯。还有啊,你要是不教我吹笛子,我就哭给你看。”

李莫愁仰天长叹:“怕了你了。这有什么好学的,你喜欢的话我天天吹给你听。”

陆展元心弦一动,耳边回荡的全是那句“天天吹给你听”……

手背贴着热热的脸颊,陆展元小声嘀咕道:”谁要天天听你吹啊,那还不得烦死,三天听一回就够啦……“

“你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清。”李莫愁撑着桌面身子前探,凑近了去。

陆展元此时正欲抬头,电光火石间,红唇轻轻擦过李莫愁的下巴。

“!”两人俱是一惊,各自后退,装作不经意地别开了眼去。仿佛有什么像封在坛子里的酒气秘而不宣,却渐酝渐浓。

“酒来咯!菜来咯!”这渐渐辛燥暴烈的时刻,终于被店小二及时打断。

两人各自默默低头吃菜,一时寂静难捱。

“啪!”两双筷子忽然撞到了一起,两人尴尬对望一眼,终是李莫愁起先打破沉默:“哦,你也爱吃粉蒸排骨啊,喏。”顺手夹了一筷添到陆展元的碗里。

“多谢,唔……这家粉蒸排骨做的不地道,改天我带你去吃最好吃的粉蒸排骨!”陆展元舔舔唇角,甜甜一笑。

李莫愁看得有些口干舌燥,抓起桌上的杯子就灌了一口:“噗!怎么是酒啊?小二,快拿水来!”

“哎哎,来啦来啦!”店小二无端被抱怨苦不堪言,嘀咕道,“明明是自己点的酒……”


To Be Continued……

评论

蹩脚的吟游诗人。

© 夏知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