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眠不知秋

你骗人的眼睛

逃离了电台记者、出版商无休无止的邀约和应酬,年轻的作家乔治·内尔森独自一人来到了法国南部一座名为兰渡的小镇上。

哦,原谅他这仅此一次的任性吧!任何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都不可能受得了那些无聊的聒噪,用乔治自己的话说,他们迟早会把自己的才华和灵感消磨殆尽——虽然这对乐观霍达的自己来说无所谓,但出版商的损失无疑是巨大的。所以,归根到底,这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是在体贴地为他人着想。

于是,为自己找到一个心安理得的理由后,年轻的作家坐在了兰渡小镇上唯一的一间咖啡馆里。

女侍应生第三次殷勤地为那个靠窗而坐的陌生男人续杯。

”先生,您是在等人吗?”拿出最迷人的笑容问道。

”不,我只是在欣赏美丽的风景,和美丽的姑娘。”说罢意有所指地抛了一个媚眼儿。

女侍应生听了这明显的恭维之语反而立马冷下了脸,硬邦邦地说:”那请您慢慢欣赏,我就不打扰了。”这么熟练的挑逗,不一定在多少女人面前练习过呢。

乔治也不介意,悠然自得地转向窗外,至于他是在看风景还是在发呆,恐怕只有上帝知道。

现在是下午四点多钟的样子,阳光照耀在这座普通的小镇上,明亮而不清晰,从伸出围墙外的玫瑰,到街心白色人鱼雕像的小喷泉,都笼罩在一片温暖得不真实的惬意里。

就在乔治忍不住要打哈欠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闯入了这幅安静的油画。

随着咖啡馆门口的风铃发出一串清脆的声音,少年踏进屋内。他身着白衬衫牛仔裤,随意而干净,软趴趴的头发是非常淡的金色,让人一看就有摸一摸的冲动。

少年跟店里的人打着招呼,熟门熟路地走到钢琴前,像抚摸自己心爱的姑娘一样轻触几个琴键,然后坐在琴凳上开始演奏。

乔治的视线在他进门那一刻就移不开了。

少年身量颀长,皮肤光洁白皙,眉目精致如画,最为妙不可言的是那双蓝眼睛,像天空一样清澈又像大海一样神秘,乔治觉得自己如坠深渊。

这该死的一见钟情,他从不相信,却让他亲验。


评论(2)
热度(2)

蹩脚的吟游诗人。

© 晓眠不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