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眠不知秋

读到一阙写相思的词,这本来是诗词里挺常见的题材了,但这词作者是个狱吏,且是写给一位“营妓”的——


“一夜隋河风劲。

霜混水天如镜。

古柳堤长,

寒烟不起,

波上月无流影。

那堪懒听,

疏星外、离鸿相应。 


须信情多是病。

酒到愁肠还醒。

数叠罗衾,

馀香未减,

甚时枕鸳重并?

教伊须更将兰约、见时先定。”


不得不说,这阙词让我对“营妓”在古代的处境的认识,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总是在书里读到,某某罪臣,家中男眷尽数流放充边,女眷则充为军妓或营妓,以至于让我觉着,军妓或营妓的处境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任人作践、生不如死。

可是这阙词让我忽然发觉,也许情况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糟。

相思,是个多么浪漫的词语啊。而这阙词中的女主角——亦即被倾诉相思之人——恰是一名营妓。

也许,她较之那些秦淮名妓毫不逊色,她同样才华横溢,同样色艺双馨,同样让人惊艳,足以让裙下之臣——一名狱吏——对她念念不忘。

“下次再见面,勿言他语,把我们约会的日子定下来才是当务之急。”

瞧这猴急的模样!


评论

蹩脚的吟游诗人。

© 晓眠不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