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知否

笑杀愁(1)

江湖波澜起,臭名昭著的赤练道长李莫愁再造杀孽。

苦主陆仁贾死里逃生,只身一人前来寻求本家庇护。

陆老庄主仙游已久,陆家庄大大小小的事务全由陆家大小姐陆展元独揽。

却说这陆展元,以二八之龄,女子之身,尽得陆老庄主机关术之精髓,偌大一个陆家庄,也是打理得井井有条,上上下下无人不服。

陆仁贾一家遇害之事,实在非同小可,陆展元遂亲自出面。

“大小姐,那赤练道长实在可恶至极!只因一言不合便要斩尽杀绝,我那七十有六的老母和四岁稚龄的女儿皆是被他斩杀于剑下!您要替我做主啊大小姐!大小姐?”厅堂中,黑脸的大汉说得声泪俱下,却见正座上的那位似乎并未在听——

纤纤素手正有条不紊地拨动一只精巧繁复的机关匣,时而侧耳倾听,时而会心一笑,细长的眉眼流转间顾盼生辉。

“大小姐!你……你到底在做什么?!”陆仁贾愤然起身。

“嘘——”玉指轻点朱唇,示意众人噤声,“不,要,动。”

话音才落,厅堂内一片机括窸窣作响之声,箭矢如蝗漫天射来,在座众人尚且来不及反应,周身桌椅上便插满了翎尾,惊险之处差之毫厘便要封喉。

“我这机关如何?对付李莫愁,又如何?”陆展元从座中起身,环视堂下众人,洒然笑道。

陆仁贾见着这明艳不可方物的笑容,心中一时觉得大小姐娇俏动人,一时觉得大小姐威严迫人,竟恍惚了。

待回过神,方急忙稽首道:“大小姐的机关当真厉害,咱们是要把那妖道引来此处,用机关对付他么?”

陆展元眼珠一转,甜甜一笑:“非也非也,陆伯伯若是信得过我,便让我去会会这李莫愁如何?”

话说到这份儿上,陆仁贾自是千恩万谢,将陆展元又恭维一番,又细细商讨了对付李莫愁的计策,方心满意足地退下。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3)

蹩脚的吟游诗人。

© 夏知否 | Powered by LOFTER